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社区 > 社区

一边是中小陶企接二连三地关门一边是大型陶企持续不断并购扩张


发布日期:2021-12-09 15:33   来源:未知   阅读:

  前几年起,“陶业寒冬”这个词就经常被业内人士挂在嘴边。整个行业大环境的不景气具体表现为:部分没有核心竞争力、经营杠杆过高的陶企在面对环保加码或其他不确定因素的加压时出现了资金问题。这些陶企从一开始的出现拖欠货款、工资、贷款等失信行为,到后面宣告破产清算,再到被法院挂牌拍卖,最终退出历史的舞台。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陶瓷行业的大洗牌,最形象的莫过于“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一千古名句。事实也是如此,那些被时代淘汰的陶企留下的资产中,有一部分土地、房屋、设备等资产会被正在发展壮大的陶企收入囊中,成为它们增强自身实力的养料。

  2021年以来,陶企对破产陶企的竞拍热度有明显升温。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1月1日- 11月22日,全国共有49家陶企的73项资产被拍卖/变卖,资产总估值约26.75亿元 ;其中,共34项资产成功拍卖/变卖,成交额约17.99亿元。将2021年的数据与2020年进行一一比对,总成交额呈现出大幅增长趋势。2020年1-12月,全国共有63家陶企的110项资产被拍卖/变卖,资产总估值逾25.95亿元,其中共53项成功拍卖/变卖,成交额5.36亿元。

  从涉及拍卖/变卖的陶企地域分布来看,主要集中在广东(12家)、山东(7家)、江西(6家)、四川(5家),广西(4家)和辽宁(4家),其中成交额上亿的几个项目则皆为粤、桂两地破产陶企的资产。

  3月4日,破产拍卖的广西新中陶陶瓷有限公司的土地使用权、房屋建筑物等整体资产以1.86亿元的价格成交,成交人为广西宏胜陶瓷有限公司。经查询,广西宏胜陶瓷有限公司于2021年1月20日在广西藤县注册成立,为宏宇集团旗下新成立的子公司。

  宏宇拍下的广西新中陶陶瓷有限公司整体资产包括:房屋建筑物、构筑物及其他辅助设施总建筑面积198510㎡(约298亩);车辆;6条陶瓷生产线台(套、个等)机器设备;14个商标(即已建成的新中陶首期工程整厂资产);面积为168167.04㎡(约250亩)国有土地使用权一宗;面积为75062.64㎡(约113亩)国有土地使用权一宗。

  4月8日,广西金沙江陶瓷有限公司生产经营性资产整体拍卖,该标的物评估价1.74亿元,起拍价为9760万元,经过多轮竞拍后由岑溪市联创陶瓷有限公司以1.45亿元的价格成交。

  广西金沙江陶瓷有限公司被拍卖的资产包括:建筑面积为233767.83平方米的工业用地、面积合计72347.06平方米的四间厂房,以及三条生产线的机器设备、办公楼、三个商标等。据悉,3条生产线条仿古砖生产线条抛光砖生产线万㎡/天。

  11月16日,广东东鹏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关于全资子公司参与竞拍取得资产的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广东东鹏生态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人民币1.1亿元竞得清远市俊成陶瓷有限公司的土地及地上建筑物和附着物。

  清远市俊成陶瓷有限公司被拍卖的资产包括:名下位于清远市清新区禾云镇云龙陶瓷产业基地B区5号的工业用地使用权、房屋建筑物及地上附着物以及变压器一个。据悉,东鹏生态新材料公司拟在标的资产上实施生态环保高性能岩板新材生产项目,进一步推动绿色建材、低碳产品方向转型升级,为市场提供环保新材料产品。

  从2021年陶瓷行业成交的大宗资产拍卖信息中可以得知,粤桂两地被挂牌拍卖的破产陶企较为“抢手”,尽管它们都曾出现过流拍现象,但在第二场挂牌拍卖也均有卖家出价并达成交易。广西金沙江陶瓷有限公司相关标的物的最终成交价甚至高于起拍价(末次)逾4500万元。

  如果将数据和2020年成交的几笔陶企大宗资产拍卖信息进行对比,可以更加明显地看出差距。

  2020年9月,肇庆市宝利莱陶瓷有限公司所有的整体资产以1.21亿元的起拍价进行挂牌拍卖,经过多轮公开竞价,肇庆市汇丰陶瓷有限公司以最高应价胜出,该标的网络拍卖成交价格为2.13亿元。

  肇庆市宝利莱陶瓷有限公司被拍卖的整体资产包括:工业用地及地上建筑物、厂区内的配套设施、生产线及机械设备、办公设备等)。公开资料显示,肇庆市宝利莱陶瓷有限公司生产基地占地面积三百多亩,拥有六条瓷砖生产线万㎡。

  2020年7月,广西岑溪新动力陶瓷有限公司土地使用权、厂房建筑物及该厂机器设备被挂牌拍卖,最终经过28轮竞价,以8528.15万元的价格拍出。新动力陶瓷公司拍卖成功后,项目更名为广西联辉陶瓷有限公司。

  经查询,广西联辉陶瓷有限公司的发起人/股东陈圳铭同时也是佛山市金缕玉陶瓷有限公司、佛山市多诺陶瓷有限公司等公司的董事,其在接收企业的厂房、机器设备后,预计追加投资1.2亿元用以引进新的现代化生产线,生产各种规格的仿古、通体大理石、中板、岩板等高端产品,投产后年产值超过4亿元。

  2020年2月,肇庆市国美陶瓷有限公司含土地使用权、地上房屋建构筑物、机器设备、存货等资产以6759万元的价格被某陶瓷公司成功竞得,成交人的身份尚未公开。

  据悉,肇庆市国美陶瓷有限公司原是一家具有一定规模的生产型企业,拥有3条建陶生产线,因经营不善等原因,最终因为背负巨额债务无法清偿而导致破产。鼎湖法院受理该公司破产清算一案时,该公司已经拖欠数百名职工多达几百万元的工资及经济补偿款。

  2020年陶瓷行业成交的大宗资产拍卖信息显示,大多数破产陶企都是经历了多次流拍、降价之后才被成功被拍出,其中的肇庆市国美陶瓷有限公司首次挂牌拍卖的时间为2018年4月,整整两年之后才成功交易。

  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粤、桂两地被挂牌拍卖的破产陶企表现得越来越“抢手”呢?

  以江西产区作为参照,该产区被挂牌拍卖的破产陶企也不在少数,但接手的陶企大多为本土企业;而陶瓷行业的头部企业在江西产区进行产能扩张大多是以直接投资建厂的方式,还有个别可能会效仿蒙娜丽莎通过对本土企业进行收购的方式。

  都说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难道广东大型陶企对外产区的“小虾米”不感兴趣吗?其实不然。

  广东大型陶企更愿意接手粤、桂两地被挂牌拍卖的破产陶企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管理。也就是说,接手的资产(土地、房屋、设备)离企业大本营越近,就越方便企业对新生产基地进行设备和产能的升级,将原有的生产模式进行复制,以及资源的共享等等,最重要的是便于对新生产基地体系的直接管理。

  相信大家都有目共睹,最近两年建陶行业洗牌明显加剧,一边是中小陶企接二连三地破产倒闭,一边是大型陶企持续不断地并购扩张。

  据统计,截至东鹏以1.1亿元竞标拍下清远市俊成陶瓷有限公司相关资产的11月16日,一些陶企2021在并购扩张上投入的资金合计高达300亿元(详见下图)。

  对于建陶行业而言,300亿元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只有具备较强实力的企业才有底气进行并购扩张特别是异地并购扩张。

  然而,在广泛流传着“中国陶瓷看广东,广东陶瓷看佛山”这种说法的建陶行业,每当有广东陶企要到外省并购工厂或直接投资建厂,大多数同行尤其是终端经销商并不这么看,往往抱着“它们的产品价格比我们贵,质量却没我们好”“它们将在外地生产的瓷砖当作广东砖卖,欺骗消费者”“它们这样做会拉低整个行业的质量水平”之类的观点。

  这样的观点或许说出了一部分事实,却远远不是事情的本质或者说是真相;真相比这“可怕”得多。

  陶企为什么要并购扩张?原因有以下六点,可以概括为“五个需要”和“一个必然”。

  总成本领先战略也叫低成本战略,是指通过有效途径降低总成本,以建立一种不败的竞争优势。这种战略要求企业实现规模经济效益,以经验曲线为基础,严格控制生产成本和间接费用,使企业的产品总成本降低到最低水平。依靠总成本领先战略打造出来的成本优势,是巴菲特“护城河理论”中强调的企业最重要的护城河之一。

  具体到建陶行业,比如佛山陶企到外省并购扩张,不仅可以扩大企业生产规模,如果所选区域位置够好,还可以获得地理位置优势和人工、原材料等资源优势,从而节约物流成本和生产成本,多管齐下地打造成本优势。

  从上文提到的《2021年部分陶企并购扩张明细表》可以看出,今年以来在并购扩张上频繁大手笔发力的都是具备相当规模的陶企。它们在产能上占据行业领先地位,在营收上处在行业排头兵位置,在品牌影响力上也属于行业一线阵营,基本上与我们常说的头部陶企可以划等号。相对于规模和品牌影响力小得多的中小陶企来说,头部陶企实施总成本领先战略拥有压倒性优势。

  我成本比你低,低不少,我降价还能有比较大的利润空间;你成本比我高,高很多,你降价就利润大减甚至是处在亏损边缘;我品牌影响力比你大,我卖得比你贵消费者也愿意选择我,我卖得比你便宜你更没有活路。这就是头部陶企实施总成本领先战略背后最残酷的真相。

  如上文所说,陶企到外省并购扩张能有效降低物流成本。这对于陶企本身而言是利好,对于并购或新建工厂周边的经销商更是利好,无疑将大大降低他们的物流成本,提升他们的产品在市场上的竞争力。

  此外,到外省并购扩张,还有利于陶企推行中心仓模式。设置了中心仓的陶企,一方面可以降低物流成本,另一方面还可以让周边经销商在发货和提供售后服务上比竞争对手更快。

  总之,陶企到外省并购扩张能更好地维护经销商渠道。在经销商渠道仍然占据主流的建陶行业,陶企要做大做强,必定少不了这一步。

  近年来,作为底部基础的县域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受关注。伴随着国家加大对县域经济、新型城镇化、新基建等扶持的力度,县域经济的发展逐渐驶入快车道。这为包括瓷砖在内的家居建材行业在一二线等大城市的红海市场之外开辟了新的蓝海。

  陶企到外省并购扩张,尤其是佛山陶企到远离珠三角的地区设厂,无疑有利于推动品牌渠道下沉,抢占新的蓝海,同时更顺应了国家发展县域经济和推动城镇化进程的发展趋势。

  作为低关注行业,建陶行业打造品牌真不容易。在建陶人看来,业内知名品牌不少;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具备全国影响力的品牌基本上没有,能走出行业并称得上消费者品牌的品牌更是缺失。

  陶企到外省并购扩张,将有利于以点带面,推动品牌从区域走向全国,并为品牌从行业认知品牌向消费者认知品牌转型提供有利条件。

  无论是很久以前佛山产区因“腾笼换鸟”政策而推动的陶企生产线大规模外迁,还是不久之前淄博产区因环保升级措施而导致的大批陶企被关停淘汰,抑或是这两年尤其是今年以来因“双碳”“双控”而进一步加码的环保,都让陶企经营面临着不可预测的风险,轻则加大环保投入,落实“煤改气”改造,实现绿色生产,重则完全被洗牌出局。

  陶企到外省并购扩张,相当于将鸡蛋放在了不同的篮子,有效降低了经营风险;而那些只在佛山这种发达地区设厂的陶企,当地环保一旦升级,而外地又无备用工厂,面临的无疑将是灭顶之灾。

  细心的读者一定会发现,上文《2021年部分陶企并购扩张明细表》中所涉及的陶企,多为上市公司或早已启动IPO计划的准上市公司,还有个别是与上市公司有着密切关联的公司。如前文所述,300亿元在建陶行业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这充分说明资本在建陶行业有着巨大的能量和影响力。

  资本的强势入局,必将加速加剧建陶行业的洗牌淘汰赛,提升建陶行业的集中度。

  了解了“五个需要”和“一个必然”之后,你还会觉得佛山陶企到外省并购扩张只是生产的瓷砖不再是真正的“广东砖”那么简单吗?

  在规模化等优势的基础上,再加上原有品牌影响力的加持,头部陶企对中小陶企降维打击的威力,大到你想象不到、承受不了……

  需要做陶瓷砖检测、岩板检测、陶瓷原料第三方检测的伙伴,请联系佛山市陶瓷研究所检测有限公司,出CMA、CNAS检测报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